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为为网拟诉苹果侵权索赔巨资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故事

本报 滑明飞 上海报导6月26日,上海易饰嘉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易饰嘉)召开为为商标维权发布会,拟状告美国苹果公司。为为是易饰嘉的旗

本报 滑明飞 上海报导

6月26日,上海易饰嘉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易饰嘉)召开为为商标维权发布会,拟状告美国苹果公司。

为为是易饰嘉的旗下品牌,是一家类似于1号店的电子商务站,其原计划于6月21日在AppStore上线同名的移动运用,但被苹果以AppStore已有同款应用而驳回。

上海联合律师事务所、易饰嘉代理律师马永健表示,已向法院提交相关材料,以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状告苹果公司及该移动应用程序开发公司,共索赔1亿元。

今年5月30日,易饰嘉第三次向苹果提交为为移动运用上架AppStore申请,但被告知为为App版本已存在,ID为,名称为为为,遭到再次谢绝。6月23日,易饰嘉通过络和书面形式将异议递交给苹果公司,认为 为为运用侵犯了易饰嘉的商标权,要求苹果删除、下架该应用,终未获苹果公司回应。

马永健认为,苹果公司轻易让侵权他人商标权的App移动应用程序进入AppStore,为商标侵权人提供了场所和帮助,并且在易饰嘉屡次声明并保护权利的情况下,苹果公司谢绝改正,其具有主观故意和明显歹意,因此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构成商标共同侵权。

随着互联和移动互联的发展,知识产权问题越来越严峻。但是,快播被罚2.6亿元和本日头条被立案调查等关注更多得是版权和著作权方面的纠纷,而类似为为这样通过App、注册账号等方式注册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作为第三方平台是不是负有连带?仍有待进一步明确。

李鬼应用频现

登陆AppStore搜索为为获悉,该款应用开发商为peipei meng,更新于2013年12月18日,是一款实用性信息平台。但下载后,无法实现交易。

马永健通过调查发现,该应用的具有者是上海奉贤一家名为上海沃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沃商),该公司同时还在AppStore上线了诸如资生堂、美酒、度假等品牌的App。马永健认为,沃商这类行为已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动。

因此,易饰嘉此次拟起诉苹果和沃商两个被告,要求苹果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为为商标权的行为,并在AppStore删除、下架沃商的为为App移动运用;沃商立即停止侵犯原告为为的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撤回并销毁其已经开发并发布于苹果公司经营之AppStore的为为App移动应用程序;另外,易饰嘉向两个被告共索赔1亿元。

根据商标法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动之一。

不过,在移动互联上,App是不是属于商品?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负责人张烜表示,在《商标法》第四条第二款中明文规定本法有关商品商标的规定,适用于服务商标,即商品包括实物商品和服务。他表示,App不是一个单独的商品或服务,而是商品与服务的结合体,属于商标法的保护范围。

拷问连带

同日,上海一家玺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潘岩告知,他准备在平台注册名为玺阅的公众账号,也发现被抢注了。潘岩不清楚这种行动是否触及侵犯商标权,由于他已经注册了玺阅商标字号。

、微博等第三方平台的出现,使得很多企业纷纷进驻,但经常会遇到潘岩这种情况,公司注册的商标和字号被以账号的形式抢注。而一般情况下,这些企业首先想到的是与第三方平台沟通。

此次,易饰嘉状告苹果公司,正是基于第三方平台的连带。据马永健称,在国内的Android平台上,一些应用商店也出现了为为的假冒App,接下来也会用法律手段维权。

第三方平台担当审核,但面对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应用或账号,逐一审核上线产品或注册账号是不是侵权显然不现实。美国在1988年制定的《数字千年版权法案》中提出了一条避风港条款,早适用于著作权领域,即由于络中介服务商没有能力进行事先内容审查,所以,采取通知+移除规则,对络中介服务商间接进行限制。

国内的《信息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也规定,络服务提供商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当共同侵权法。此类规定,在多位作家状告百度侵权中已被屡次提起。

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条规定均是针对著作权,没有对商标权做出规定和解释。查阅了豌豆荚、91助手等第三方运用商店,发现大部分在著作权方面有严格规定,但对于商标权均未做出严格限制。

同样,在新浪微博、的管理规定中,也只是提出不得侵犯他人权利等宽泛的概念限制。不同于第三方运用商店的是,在微博与平台上可能构成的商标侵权以账号形式出现。目前各大平台均实行账号制,一旦拥有商标权的企业字号被注册,该企业将没法再次注册。

张烜表示,虽然目前没有专门针对这种互联新形式侵权的行动制定法律法规,但根据《侵权保护法》、《商标法》等已有法律法规仍然可以做出判断。因此,作为第三方平台,一旦有企业或个人提出侵权保护申请,平台方有义务核实并制止侵权方继续侵权,封杀账号或下架产品。但在目前法律法规框架下,如果没有企业或个人发起维权,平台并不承当相关。

同时他也表示,关键还是看如何界定侵权。张烜举例,按照商标法规定,虽然一个或微博账号使用了企业已注册的商标字号,但并未从事与该企业相同或相关的业务,其实不构成商标侵权。

外阴瘙痒用什么好
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产后感染有什么危害